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章

    初春,朱墙红瓦间,探出几抹新绿桃红,为这庄严肃穆的殿宇添了几分生机。

    春阳从半开的雕花窗棂倾泻进来,却没有多少暖意。

    殿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还有宫女急切的呼喊:“娘娘!”

    叶卿坐在窗前的软榻上,没穿平日里那一身明晃晃金闪闪的华贵凤袍,只着了素衣,发髻都没梳。

    即将要被废后了,她还是得装模作样把自己弄的凄惨些。

    她倚着绣金凤牡丹纹的软枕,怀抱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波斯猫眼眸碧蓝如宝石,一看就是名贵品种。

    能当上一国皇后,叶卿自然是个美人,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玉面柳叶眉。只是年岁尚小的缘故,面上还带着几分娇憨之气。

    听着殿外宫女的呼声,她只一下一下抚摸着躺在自己怀中的波斯猫,淡然开口:“不就是一道废后的圣旨么,紫竹你这般失态莫要丢了昭阳宫的颜面。”

    叶卿端的是一派不动如山、稳如老狗。

    她在心底冲自己比了个V的手势,演技满分!

    宫人们并不知晓,这金尊玉贵的皇后,已经换了芯子。

    土木工程狗叶卿在做项目时天天跑工地,中暑昏迷,醒来就到了这九重宫阙之中,成了执掌六宫的主人。

    梳理一番原主的记忆,叶卿发现自己这是穿进了前几天无聊翻出来看的那本古早言情小说里,她瞬间只觉得天雷滚滚。

    暴君皇帝对女主痴心一片,不惜用卑劣手段逼迫女主入宫为妃。哪怕女主对他一直冷言冷语,从不让他近身,他也一直把女主捧在心尖尖上宠着。

    前几日宫妃们来给原皇后请安,原皇后泡了太后赏下的花茶给给妃嫔们喝,谁知女主走出昭阳宫半刻钟不到,就浑身起疹子,晕倒在回去的路上。后来太医诊断说,女主是对花粉过敏。

    皇帝知道后大怒,压根不听原皇后的解释,直言她善妒心恶,将昭阳宫给女主上茶的两个宫女当场杖毙。

    原皇后难过得大哭一场,自此以后就病了,不曾想再睁眼,便是叶卿到了这具身体里。

    原著中这事儿一闹,皇帝为了把女主捧上皇贵妃的位置,便设了一场废后的局。

    立后废后都关系到朝堂,太后必然不会同意皇帝胡来。而皇帝的目的就是以废后为要挟,跟太后各退一步,他不废后,但要立女主为皇贵妃。

    叶卿听着殿外脚步声杂乱,估摸着是废后的圣旨下来,才故意装腔作势说了那番话。

    反正她又不会真的被废,皇后的架子还是得摆足!

    大宫女紫竹走进殿内,却是大惊失色,直呼:“娘娘说什么胡话!是安公公带着陛下的赏赐过来了!”

    稳如老狗的叶卿,面上淡然的表情卡了一卡。

    赏赐?

    不对啊,皇帝怎么没按剧情来?

    这会子功夫,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已经带着小太监抬着几口红漆木大箱子到了殿内,总管太监安福对着叶卿点头哈腰:“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叶卿心中疑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这些东西,安公公莫不是送错了地方?”

    “哎哟,皇后娘娘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可是陛下亲口吩咐让咱家去库房挑选的玩意儿,就这尊血玉珊瑚,原本是摆在陛下案前的,陛下特让奴才送来。”安福捏着尖细的嗓音道。

    他示意几个小太监打开另几口箱子,红的玛瑙绿的翡翠看得人眼花缭乱,安福满脸堆笑:“陛下心中是挂念着娘娘的。”

    这句话让叶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了不了,她一点也不想皇帝挂念着她。

    皇帝就继续和男女主虐恋情深吧,她只想好好享受自己混吃等死的生活。

    总管太监安福一走,整个昭阳宫的下人像是瞬间腰杆都直了起来,说话都比平日里大声。

    皇宫就是这样一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地方。

    比起紫竹她们的欣喜若狂,叶卿愁得一张脸快皱成包子。

    她要想得道,除非是皇帝嗝屁,她升职成皇太后!

    眼下皇帝这么做,绝对是在预谋着什么,这波赏赐,应该是做给太后看的。

    “娘娘,您乃一国之母,怎能穿得这般素净,有失体统,奴婢给您好生梳洗打扮一番,陛下见了您,必然也会心生欢喜的。”紫竹一改前几天的低迷,走路都带风:

    “先前太后娘娘宫里的房嬷嬷才来过,说叫您给陛下服个软。如今陛下都先低头了,娘娘一会儿也做些羹汤给陛下送去吧。”

    被紫竹按在梳妆台前涂涂抹抹的叶卿听到这话,秀气的眉毛抽了抽。

    亲手做衣服,煲羹汤这种事,原皇后不知做了多少回了,哪一次皇帝领情了的?

    她望着铜镜中自己稚气却难掩艳丽的眉眼道:“他必然还是不愿见我的,我何必再去碰一鼻子灰,平白叫后妃们笑话。”

    紫竹听着这话,神色不免黯然了下来:“娘娘,这宫里的女人都是这般熬过来的,只要您怀了龙嗣,那谁也不能越过您去!陛下那日虽对您发了脾气,但今天这赏赐,八成就是陛下给您赔罪的。奴婢送安公公出去时,安公公透了口风,说陛下这两日头疼犯了,都是歇在御书房的。娘娘您送些补汤过去,陛下的心便是块石头,这么些年,也该被您焐热了。”

    皇帝有儿子?那简直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皇帝为女主守身如玉,哪怕登基了,也不肯选秀充盈后宫。

    但女主乃罪臣之女,他能给女主伪造一个身份糊弄朝臣,却糊弄不过宫斗满级的太后。

    皇帝并非太后亲生的,太后怕皇帝忘恩,一心想让皇帝立叶家女为后,这样才能保证叶家的圣宠。

    皇帝便跟太后达成协议:太后同意他选女主为妃,他便立太后的侄女为皇后。又敷衍似的选了几个大臣之女入宫,乱七糟八凑齐了三宫六院。

    只是距离选妃都过去大半年了,除了女主的永和宫,皇帝就没去过任何一个妃嫔那儿。

    妃子们倒是想母凭子贵来着,可她们总不能自己就折腾出一个崽子来吧?

    穿成原著中一个路人皇后,叶卿只想安安分分过自己的小日子,实在是不愿再去皇帝跟前刷任何存在感,冷声道:“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紫竹见她语气决绝,不好再规劝,只忧心道:“那太后娘娘那边若是问起来……”

    这句话还真是个杀手锏,想起原著中以强势著称的太后,叶卿还真不敢胆儿肥违背她老人家的意思。

    原皇后那温软的性子,能当上皇后,当真是全靠着她是太后的娘家侄女。

    太后是她在宫中唯一的靠山,叶卿可不想一穿过来就失去自己的金大腿,她思量片刻后道:“我身子还没好利索,让小厨房的人做好羹汤给狗……陛下送去吧。”

    艾玛,看书的时候骂皇帝骂顺口了,差点就骂出来了。

    叶卿赶紧捧着胸口咳嗽了两声,仿佛真是身体抱恙。

    紫竹不疑有他,还担忧道:“这样也好,总归是娘娘您的一片心意。娘娘你得想开些罢,莫要再怄气了,气坏了自个儿身子,遭罪的还是您自己。”

    劝完她又吩咐了边上候着的小宫女:“你去小厨房传话,让灶上的厨子炖一盅雪梨燕窝汤送去御书房。”

    “是。”小宫女敛裙屈膝退了出去。

    紫竹有一双巧手,给叶卿梳了飞天髻,面上又抹了脂粉,叶卿五官本就生的大气,这样略施粉黛,将她眉眼间那股被稚气所掩盖的明艳妩媚显了出来。

    紫竹叹道:“娘娘今日这般好看的妆容,陛下看不到可惜了。”

    叶卿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谁说她打扮是为了给皇帝看的?

    她画个妆容给自己看不成么?再者,比隔壁宫里的小妖妃好看也成啊。

    谁料紫竹下一句就道:“娘娘乃国色之姿,岂是永和宫那等故作清高之人比得了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