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丝丝暖阳跨过院墙,爬满院中每一寸角落。

    凤九坐在凉亭里,指间拈着只桃花糕,坐在那发呆。不知怎的,她又想起昨晚那个梦。悲伤的感觉自心底蔓延开来,她轻抚下心口。

    东华拿下她手里的糕,将她微凉的手指握在掌心。“可是又想起昨晚的梦了?”

    凤九点点头,突然转头问他,“东华,你知道三生石吗?”

    帝君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三生石?你梦到了这个?”

    凤九点点头,努力回忆着梦中的场景:“我梦到,你亲手毁去了三生石上你的名字,所以你不能和我在一起,否则会引起四海八荒一场浩劫。我很伤心,跑去问你如果没有从三生石上除去自己的名字,那你会不会喜欢我,你说会,然后,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你的背影哭”

    悲伤蔓延到了脸上,让她红了眼睛。东华伸手将凤九搂入怀中,一只手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道:“幸好我没那么想不开将自己的名字毁去。小白,那只是一个梦。”

    帝君的怀抱总是如此有力又温暖,淡淡的白檀香让凤九觉得心安了些。她轻轻道:“嗯,我知道那只是梦,只不过因为是我飞升上仙后第一个梦,又那么真实,所以有些在意。”

    帝君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我们都已经成亲了,四海八荒依然太平,可见我的名字还好好的在三生石上。”

    大概是灵台清明了些,凤九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抬头看他,“这么说,真的有三生石?”

    东华点点头,“嗯,三生石是天命石的一部分,主仙者姻缘。”

    凤九歪着头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没听过?”

    东华理了理她腮边的发丝,诚恳道:“因为你读书太少了。”

    凤九白了他一眼,推开他,拿起一块桃花糕顺手塞进他嘴里。

    早饭后,凤九以东华不会说好听话为由,带着滚滚跑去找成玉看戏。

    东华独自坐在院中,手起印伽,一阵狂风席地而起,带起一片佛铃花盘旋直上。

    眼前艳阳高悬的景致骤然变化,高耸的巨石横在月轮之前,须发皆白的老仙者兑着袖子向东华拜了拜,道:“帝君二次召见,着实令老朽深感意外。”

    东华淡淡的开门见山道:“小白并不知三生石,却在昨日飞升后,梦到本君将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除去,此生再不能与她一处。”

    老仙者闻言,略低头沉思片刻,缓缓道:“上仙的第一个梦境确有警示之用,然而多是自己熟悉的心心念念的人或事。梦到自己并不知晓之物,并不多见。”顿了顿,转而问道:“帝君以为,此事中有蹊跷?”

    东华捻了捻落在手中的佛铃花瓣,半晌,沉声道:“前几日取出朱焰鼎时,鼎身上附着一缕魔息,很像当年庆姜所习禁术。只是此人尚不到火候,未动得朱焰鼎。”

    老者脸上闪过一抹惊色,接着划过一道冷色,一瞬又恢复到往日的慈和面容,沉吟片刻,“三生石主仙者姻缘,不可擅改,否则必定霍乱四起,八荒动荡。帝君身系天地太平,与帝后鹣鲽情深,自不会动手毁去自己的名字。帝后更是十分珍惜与帝君这段来之不易的缘分。有此梦境,想来是天命有意要提醒帝君有人谋求朱焰鼎不成,想来碰一碰三生石了。”

    帝君沉默半晌,忽然饶有兴致的看着老者,“枯守天命石数万年,可还寂寞?”

    老者报之一笑,两手兑在袖子里,望着帝君身旁飞旋不定的佛玲花,不答反问道:“帝君可曾怀念当年峥嵘?”

    东华漆黑深邃的目光越过老者望向身后宽大高耸的天命石,良久,他拿起手边一盏未曾上釉的素色陶杯略示意道,“本君有一套西岭土的素柸,这两日着个颜色给你送去,招待人也像样些。”

    老者揣着双手向帝君再拜了拜,道:“如此,老朽便先行谢过帝君,在此恭候了。”

    要说庄重得不能再庄重的九重天,最热闹的地方,当属第八天花园后头的小竹亭了。

    四海八荒但凡有个大事小情,成玉元君总能想方设法打探到,然后在此开坛说书或是开局设赌,不晓得是不是财神格外偏爱她,每每都能大捞一笔赚个盆满钵满。今日这一处显然比往常更热闹些。昨日一场三族大战,最八卦的文官不能亲眼所见,委实十分遗憾。

    所以一大早,各路跑顺了腿的大神小仙们便纷纷汇聚于此,争先恐后的占位,眼巴巴翘首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