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难道这不是唐朝小娘子们必学的功课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食不知味的情况下,一口食物都下咽的艰难。韩月娘放下碗筷,道:“过几日唤牙婆来一趟,我院子里用不了那么多的女侍、婆子,打发几个也好节省些开销。”

    云慎的注意力从箩筐上转回来,疑惑道:“前些时候你不是还说人不够使?”

    韩月娘笑道:“我没什么,只是不要委屈了大娘子。钱银就那些,这边添了那边总要减些。”

    云慎蹙眉道:“怎么就要拆了西墙补东墙了,钱银不够使吗。”

    韩月娘道:“表哥不理中馈,自是不知柴米价,人情往来,换季添衣,样样都是花销。”

    云惜娘闻言,亦将碗筷放下,道:“惜娘也用不了那么些人。衣服首饰都够用,惜娘不要了。”

    在云慎的心中,云惜娘是最乖巧体贴的。此时闻言,他温声笑道:“惜娘乖,莫听你母亲的,哪里就到了那个地步。”

    云慎虽是在笑着,眉间却还仍有着丝丝的不悦。他的月娘惯是温柔懂事的,今儿是中了邪了吗。云晏晏才来一天,无非吃的多些,便要当着孩子面说钱不够用。

    云慎的神情,韩月娘最会观察。她绞着手中的绢巾子,微微垂首道:“这话原是不该当着大娘子说的。我也是再三的思量过,想着有些事情,大娘子早些知道,总比晚些知道或是不知道的好。咱们是一家人,凡事清清楚楚的说明白,好过多思多想。若是因为这些小事横生了猜疑,那便不美了。

    大娘子不知,这家委实不好当,每日一睁开眼就是一项又一项的花销。我也是个无能的,叫钱银愁得日夜忧心。两位小娘子将来出阁,总要有些嫁妆傍身,银钱财帛自是要攒上一笔的。能俭省的,自是要想着办法的俭省着。”

    云慎的眉头渐渐舒展,想着自己惯来不理这些琐物,自出华阴便是韩月娘一直的照顾他的生活,心中的暖意伴着愧疚一起生出。他软了语气,向韩月娘道:“这些年,难为你了。”

    云晏晏一面吃饭,一面观看着眼前的发展。

    啧啧啧,瞧瞧这坚挺的人设,果然是会随着枕头风起舞摇摆的便宜父亲啊。韩月娘轻飘飘三两句话,就能左右了他的情绪。

    不知为何,嘴里的饭居然变得好吃了些。云晏晏认真琢磨了片刻,悟了:这个原理,约莫等同下饭神剧。

    本着健康饮食的原则,吃到八分饱云晏晏便停下筷子。用了漱口茶后,方才开口道:“父亲大人是正七品上阶的县令,按律每年能领禄米七十五石,相比正七品的京官少五石,但职田要比正七品的京官多五十亩,有四百亩之多。高祖陛下定下的规矩,职田收租每年每亩不能超过六斗粮,若按一年一亩五斗粮来算,便是两千斗粮,合二百石,加上禄米共二百七十五石,另还有月俸、力课两项银钱的进项。莫说家中只咱们几口人,便是再养十个母亲、十个惜娘、十个晏晏,父亲也是养的起的。”

    顿了顿,云晏晏又道:“人情往来应是花销最大的一项,却也不是月月要送。且人情往来是有往有来的,一进一出也贴不了太多银钱——母亲竟攒了那么许多嫁妆给我和惜娘。”

    长长一篇话说完,听者三人各有反应,其中以云慎反应的最为直接,他有些目瞪口呆,“你还懂这些?”

    “自然懂啊。”云晏晏有些诧异。怎么听云慎着语气,她懂这些是件很意外的事情。怎么回事,难道这不是唐朝小娘子们必学的功课吗?

    云慎的呆愣褪去,很快转为了新奇,“你还懂什么?”

    “父亲母亲在上,原轮不到我胡说的。既父亲问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