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很久以前(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05年的寒假,我刚到奶奶家第五天,白坭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是真的有鹅毛这么大,一块一块地往下掉,在房间里的我都看呆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哇!你们快看,下大雪了!”

    微微、婷婷和敏燕听了都转头看向窗外:“啊,雪下得这么大!”

    这回大家也顾不上看电视了,齐齐趴在窗口看着大雪飘洒。以前在城里,只下过星星点点的小雪,积了一夜也不及这雪积个半小时来的厚。我们正看得入神,门外传来了有人急匆匆上楼的脚步声,踩得农村特有的木头地板“噔噔噔”地响。

    门被大力推开,小叔公板着脸气冲冲地训斥我们:“整天看电视!电费多贵知道吗?!微微你以后不要把她们带过来看了!去别的地方看!”说罢,小叔公迅速关掉了电视和机顶盒,轰着我们离开。

    “我们刚开没几分钟哪里整天看了?!”

    微微瞪了小叔公一眼,带着我们下了楼。楼下小叔婆正在灶台上忙活,见我们下楼来,和蔼地说到:“别整天看电视了,多少浪费电呐。”在我眼里,精瘦的叔公和肉胖的叔婆总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宗旨就是一个:不给外人占便宜。

    就算是对小叔公的亲哥哥——我爷爷都很小气,更别说是我这个小鬼头和村里其它孩子了。我们悻悻地离开了微微家,恰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婷婷和敏燕也就回去了。

    穿过一个弄堂就到家了,爷爷正坐在灶台后面帮奶奶烧着火,锅里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我跑到灶台后面和爷爷并排坐在一起,“回来啦?”爷爷笑着问我,跳动的火光映着他的脸红红的,依旧露出那一排标志性的整齐假牙。我看村里其他的老人都有假牙,但就是爷爷的最整齐最和谐,就像爷爷整个形象给别人的感觉,刚刚好。

    我把微微家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奶奶最先开口说:“你们还整天去他家看电视,这电费他们要心疼死了!他们两个这么小气的人。上次一样的,那瓶农药还一半多呢,借去打了,打完就没还回来,肯定自己藏着用了,下次不借了!”“那瓶农药十几块咯。”爷爷也心疼地附和道,又引来奶奶一顿埋怨:“你自己不跟我说就借给他了!早就说过小心点,要借就倒点给他就行了!那天我去收玉米没在家你就借了!”爷爷不说话了,转个话题问奶奶灶火够不够旺,动手添起木柴来。

    “爷爷,过年还有几天呀?”

    “还有六七天吧?今天几号来着,呐你手机拿去按按看几号了。”

    爷爷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是爸爸给买的诺基亚。

    “哎呀,才2月1号,还有8天呢”我很盼望过年早点到来,那样爸爸妈妈弟弟都会来了。不过今年,听说大家都会来,应该会特别热闹吧。大姑姑,二姑姑,爸爸,小姑姑,再加上大家各自的家庭成员,好多人,我不禁发出了疑问:“奶奶,过年姑姑他们都要来,楼上只有三张床,睡的下吗?”

    “睡不下就小叔公家借一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